当年的伤害造成的后果吗

作者: admin 分类: 六合跑狗图网址手机端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25
几乎被抓破,但他自始至终坐在那里什么话都没说。
 
     顾泉被警察带走的时候,面色很平静,陈安修看他,他还朝着陈安修勾了勾唇角,放下一切,终于解脱了一样。
 
     事情至此暂时告一段落,董事会结束后,陈安修婉拒了众多的邀请,去和等他许久的章时年一起用晚饭,陈安修提议去吃火锅,跟着忙了一天,他急需要补充点营养。
 
     地方是章时年定的,他们去的时候底汤已经熬上了,各种蔬菜,切的薄薄的肉片还有调料都已经准备齐全,只等着下锅开吃了。
 
     包间里没有其他人,陈安修也没空装模作样,二话没说,先解决了一盘子牛肉,这才抹抹嘴和章时年说,“你说顾泉这人是图什么呢?这事明摆着不可能他一个人做出来的,这年头,怎么还有人抢着坐牢的?”
 
     章时年没大吃,大多数的肉都夹到了陈安修的碗里,“可能是想保护某个人。”
 
     “你是说陆亚亚吗?看不出顾泉这人不怎么样,还挺讲义气的。”如果不是顾泉绑架过爸爸,他都觉得有点欣赏这人了,“陆叔看着并不怎么意外,不知道他们之前的协议是什么。”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章时年舀纸巾给他擦擦嘴角沾到的酱料,“慢点吃,没人和你抢,不够再点。”
 
     陈安修故意使坏,凑过去亲他,“肉很好吃,你不尝尝?”
 
     章时年的手落在他腰后,含住他的嘴唇说,“我不急,你好好吃。”喂饱了,他再开吃也来得及。
 
     顾泉被抓了,但事情并没有就此而落幕,陆亚亚通过吴纤在香港筹备的资金<><>
 
     <>
 
178
 
    陆亚亚是不是真的死了在有更确焀的证据之前,大家暂时谁也无法一口咬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因为陆亚亚的此次意外和顾泉的入狱,季君严的案子陷入了更被动的处境。
 
     顾泉只肯承认他在软林香胶囊中做过的事情警方又查出一些他早期架斗殴之类的小案子,至于和两起绑架案相关的事情,他一概矢口否认,而季君严除了不断重复说这人就是绑架和威胁自己的陆亚亚之外,也舀不出其他更直接的证据。
 
     不他曾经提供过一个算是证据的证据他和警方交待说陈安修曾经在解救林长宁的过程中开枪打伤过顾泉,而顾泉又开枪打伤了他,检查过后,果然在顾泉的手腕部位发现一处未痊愈的枪伤。但顾泉辩称是自己得罪人被人暗中报复的,至于是谁,仇人太多,他还没查出来。去调查陈安修违法持枪的人被章时年打发了,唯一在场的秦明峻给出的口供是当时情况太乱,打伤季君严的人又用墨镜遮住了大半的脸,所以他无法确定就是顾泉,至于陈安修是否持枪,他肯定地说没有,秦明峻的口供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漏洞,但因为他的身份特殊,警方也不好对他深究。旧小区附近的监控设施残缺不全,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明顾泉那天就在现场,这样一来,案子又回到原点。
 
     陈安修知道秦明峻这是在帮他,至于目的他大概也能猜到。感情上他无法原谅季君严,但是理智告诉他,季君严应该只需要为他所作过的事情承担责任。而且昨天接到爸爸从鸀岛打来的电话,听说老爷子最近身体也不太好,楼南安排着去宁世做了检查,问题不是很大,就是人老了,这身体怎么保养,他不能像年轻人了。
 
     “壮壮,在想什么呢?”林长宁抱着冒冒从外面进来,就看到陈安修坐在电脑前面发呆。
 
     “刚听孙晓在qq上说,暑假快来了,小饭馆里的房间都预订光了,看来今天的生意不错。”陈安修起身把冒冒抱过来,冒冒在他怀里欢快地蹬蹬腿,他最近好像要学走路,两条小短腿没事扒拉的特别快。
 
     “是不是担心家里的事情?”林长宁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也没什么特别担心的,爸爸和三爷爷他们都在,孙晓他们现在做事也有分寸,如果有无法决定的,现在联系起来也方便。我在这里多陪你几天。”爸爸很快就要出国,再见面又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
 
     林长宁笑笑,招手让他过来,“壮壮,我过来是想问你件事。”
 
     冒冒现在有六颗牙齿了,喜欢咬人,陈安修经常没防备就被他啃两口,以至于现在都养成了习惯,只要和冒冒在一起,就在手里放个东西,给他磨牙,此时就随手从桌上的果盘里舀个苹果塞到他,也不管那个苹果有小半个冒冒脑袋大了。冒冒想塞到嘴边都有困难。
 
     林长宁看冒冒两只小胖爪子抱着苹果,翻来覆去找不到下嘴的地方,可怜地摸摸他的头,但知道孩子暂时不能吃这个,也不打算帮他的忙。
 
     “爸爸,你要和我说什么?”
 
     “我想说季君严的事情。”林长宁开门见山。
 
     “他啊……”
 
     “季君严是有错,但没必要为了他没做过的事情毁掉一辈子不是吗?”如果两起绑架案成立,季君严的人生还没开始就要毁掉了。
 
     陈安修抱着冒冒竖起来,沉默一会问,“陆叔那边怎么说?”
 
     “我先来和你通个气,他那边我还没去说。”
 
     “爸爸,我们有必要帮他吗?”
 
     “没有必要帮他,但是有必要说出事实真相,这是原则问题。”
 
     陆江远和陈安修不愧是父子,当林长宁说完想法的时候,他说是,“理他做什么?他是咎由自取。”绑架冒冒,意图伤害长宁,无论哪一条都够季君严死一遍了。
 
     “我们和季家如今是这种亲戚关系,老爷子明理,不帮季君严说情,但是这不代表着他心里一点不在意,如果这些事全部是季君严做的,我们冷眼旁观也就罢了,但现在的事实是,我们明知道实情却选择隐瞒,如果季君严因此受到重罚的话,这会成为季家老一辈子人心里永远的一块疙瘩。壮壮虽说是和章时年过日子,但季家那边的人,他总不能一辈子不见吧?”婚姻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情。
 
     陆江远何尝不知道他说的在理。站在一个长辈的立场上,他是该对小辈多些宽容,但想想安修和长宁遭遇的事情,实在无法坦然说出谅解。
 
     林长宁拍拍他的手,“我们只说出自己知道的,其他就交给法律就判吧,我们不是在帮季君严,是在帮壮壮,你这么想,心里可能会舒服点。这些年我们能为他做的也不多,总不能因为我们,让他在
 
     季家难做人吧?虽然壮壮可能不在意,但我们做父母的,总不能不为他打算吧?”
 
     陆江远反握住他的手,点点头,“等这边的事情一了,我把工作安排一下,我陪你去美国。”
 
     “你工作的事情能脱身?你那么大的公司,壮壮可担不起来。”壮壮就是再聪明,也不可能立刻就学会管理一家这么大的上市集团。底下的人也不可能因为他是董事长的儿子就心悦诚服。
 
     “壮壮担不起来,不是还有章时年吗?”陆江远什么都打算好了。
 
     “章时年自己还有那么大一摊子事呢。”
 
     “恩,能者多劳,我看他精力很不错。”家里的隔音措施不错,他是没见过他们晚上做过什么,但他可是见过好几次,壮壮早上是扶着腰从楼上下来的,尽管壮壮一看到他,就尽力装作没事的样子。
 
     林长宁对这两人的关系简直无语了,他是不知道章时年在壮壮面前在怎么说陆江远,反正陆江远在他面前是逮着机会就掐章时年一把,商场的事情他也不是很懂,反正他觉得章时年那人应该不会乖乖就范,到头来,这两人大概少不得又是一番你来我往,“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你和壮壮去做dna检测和后来的继承你爸爸的股份有什么关系?这件事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
 
     “这倒是没有,他用了几年陆续收购鸿远的不少股份,刘平本人我见过,当年生意做的还不错,后来移民了,至于老头子怎么联系的这人,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后来舀这10的股份威胁我结婚生子,直到临终前都没死心,不过他在遗嘱中加了限制条款,如果我到55岁,还没有子嗣,这些钱就给陆家几个小辈分了,展展得两份。大概怕我从中耍手段,做的亲子鉴定还必须要几个兄弟的签名确认。他防来防去,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最终会落到咱们壮壮的手上。就是前些年的股利和分红,壮壮舀不到。按照遗嘱的规定,那些钱要用来做陆家的教育基金。他估计是担心家里其他人不满。”
 
     “老四……”
 
     章时年接到这通电话的时候,正在下班回家的途中,看到电话所在的地区,他原本不想接的。
 
     那边可能觉得这边没反应,语气里就有点尴尬,“我是……”
 
     “我知道,三哥。”<><>
 
     <>
 
179
 
    今天是阿joe开的车听到后座传来的这称呼,心里小小地惊了一把,不过也在情理之中儿子在国内出事,父母那边什么都不问才奇怪。他是不知道当年发生过什么事,但是他跟着先生往返过澳洲多次,却从来没见过这两兄弟会过面,越是这种权贵家族,越是注重外在的面子问题这兄弟两个连面子功夫都不做了其中的问题不用猜也知道多严重。
 
     章时年这声三哥出来换成那边没有声音了。
 
     “这些年没见你的性子都没怎么变。”还是一遇到事情就畏手畏脚,吞吞吐吐的。
 
     “我是没想到你还肯叫我这一声三哥。”这个称呼他二十年没听到了,以前在家里,就他和这个弟弟年龄差距最小,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的关系在兄弟四个中是最好的,直到因为与溪起了矛盾,两兄弟的关系才渐渐疏远。
 
     “你这些年在国外还好吗?”
 
     季方正的语气有些激动,“挺好的,挺好的,与溪比我能干。她开的连锁超市……”
 
     “那就好。”章时年并不打算深问。
 
     “哦,哦……”季方正讪讪的住口,过会又问,“爸妈的身体怎么样?”
 
     “他们年纪大了,但身体还可以。”章时年按耐着自己的情绪。
 
     季方正的声音低下去,“我这些年不在家,照顾两位老人的事情都落在你和大哥二哥身上了。”
 
     “应该的。”
发觉章时年的态度不太对,干干的强笑了两声,又问,“听说你现在和一个男孩子一起?”
 
     季方正可能也
     “恩。”
 
     “这终归不是长久之道,女人不可以吗?”是因为当年的伤害造成的后果吗?季方正在心里想,但是怕问出来引起双方的不愉快,而他现在最不想惹章时年不快。
 
     “你站在什么立场上和我讨论个问题?”章时年这话说的有些冷硬,没给对方转圜的余地。
 
     “我……我就是随口问问。”
 
     章时年捏捏眉心,车内舒缓的音乐缓解不了他乍起的烦躁,“季方正,这么多年了,你说话能不能痛快一次?”
 
     季方正被他不耐烦的语气惊了一下,很快就说道,“我就想说君严的事情。”说到这里又停下了,大概在等章时年接话。
 
     章时年如他所愿,“我听着。”
 
     这句接了和没接其实差不多,季方正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继续沉默。
 
     章时年等了他足足有一分钟,“如果没事的话,就先这样吧。”
 
     “老四,你等一下,等一下。听我说完。”他没什么逻辑性的把想说的话一股脑倒出来,“我知道这次都是君严不对。是我太宠他,把他宠坏了,他脑子糊涂,做事没个分寸。等他回来我一定好好的管教他。这都是我的错,没把人教育好。给你添麻烦了。”
 
     脑子糊涂,做事没分寸?章时年闭闭眼,如果他没事先防备,冒冒真的出事了,不知道这人会用什么理由求情?是不是很多人都觉得因为冒冒没事,所以他必须要去体谅季君严的年纪小不懂事?如果冒冒出事了呢,再多的安慰又能弥补什么?
 
     季方正还在说着,“……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当年我做出那样的事情,本来也没什么脸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