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地就把没关严实的屋门就吹开

作者: admin 分类: 六合跑狗图网址网址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28
提醒他,“我们第一次一起时候,你已经二十六岁了。”
 
     “我当时失恋了。”一个借口不成再找一个。
 
     “是你来主动寻求安慰。”
 
     “我也没让你上床安慰。”
 
     “我以为你想要。”
 
     “我疯了才想找个男人上自己。”他又不是糊里糊涂陈安修,他从小就知道自己如果做下面那个话,可能怀孕好不好。
 
     “唔,那我可能领会错了你意思。”
 
     “我只是借你浴室洗个澡而已。”
 
     “后来不是你主动投怀送抱?”
 
     楼南气急败坏,“都和你说滑了一脚,滑了一脚。”
 
     这个问题两人已经争论了十来年,至于真相是什么,大概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才清楚。
 
     陈安修一家因为要收拾东西,比他们走晚点,山上视野开阔,漫天星光没有遮挡泻下来,即使没有路灯,山路也很清楚,冒冒已经睡着了,章时年脱了自己外套把他包着,七月绿岛雨多,草木吸足了水分,山上空气很湿润,路边草丛里星星点点。
 
     “爸爸,好多萤火虫。”吨吨放轻脚步走过去,两手一合,感觉像是抓到了,但一摊手心,什么都没有。
 
     “你这么着,抓不住了,改天拿个网兜来,晚上可以放到蚊帐里,我小时候还抓过蜻蜓……”
 
     楼南和叶景谦晨雾中醒来时候,就听到院子里有动静,楼南爬起来撩开窗帘一角,打个呵欠说,“他们两个交流感情方式真不错。隔上三五天就打一架。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叶景谦戴上眼镜,坐了过来,院子足够大,那两人也打地无所顾忌,雾气太大,两人动作细节看不太清楚,但你来我往,可得出两人都很投入,一拳一脚很见功夫。
 
     楼南摸着下巴说,“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以前看章时年斯斯文文,还以为陈安修床上让着他才让他得逞,或者是陈安修也上面无数次,只是嘴上没说。现看这情况,可能是我想太多了。”章时年身手根本不比陈安修差,甚至打得还游刃有余。
 
     陈安修背后偷袭不成,被章时年反手抵锁骨处,压院墙上,两人呼吸都有些重,脸上汗涔涔,章时年穿还算整齐,看不出身上怎么样,陈安修就不同了,他就穿了一件肥肥大短裤,此时肩颈,胸口,手臂上都是密密一层汗珠,连裤腰那里都有些湿了。
 
     陈安修倚着墙喘口气,“不来了,不来了,我上午还要和孙晓去山下送货呢。”
 
     章时年倾身他脸侧吮走一滴汗,吻他线条优美下巴和脖颈。
 
     这怎么感觉像是坏事预兆,近彼此都忙,是有几天没一起了,这是打架刺激肾上腺激素分泌吗?陈安修拍拍他肩膀说,“别闹了,楼南他们还呢。”
 
     章时年好像也想到了这点,痛放开他,拉他去浴室,“洗澡去。”
 
     两人进去后不久,就有水声响起来了,但同时响起来还有另外一种声音,缠绵,暧昧,极具刺激性。
 
     “章时年,你太卑鄙了……”还以为这人今天这么好说话,哪知道他刚弯腰想洗把脸,那人从后面拉下他裤子就闯进来了,顶地他差点撞到前面镜子上。
 
     章时年挺腰,向深处刺入,“你只穿了一条裤子。”两人院子里过手时候他就发现了。
 
     陈安修手隔壁面盆支墙壁上,“操,这也是勾引你借口,我昨晚洗澡,随手套上不行。”
 
     “恩,这样方便。”章时年废话不多,注重实干。
 
     陈安修虽然不满意他突袭,但兴致上来了,也就自动留人了,浴室隔音效果还可以,但总有那么一星半点落到楼南和叶景谦那里,看看睡两人中间,随时都可以醒来糖果,楼南想咬陈安修两口心都有了。
 
     七月雨实是多,隔两天就来那么一次,山道上天天湿漉漉,满山树木绿地要滴出水一样,山下溪流暴涨,远远山壁上还挂着大大小小刚形成季节性小瀑布,雨水阻挡不了大家对美景诱惑,每天上山游客一点都不少,携家带口,孩子很多。其中还有些是吨吨现和以前同学,女孩子们一进门就问,“请问这是陈秋阳家吗?”见到吨吨,呼啦围上去了。
 
     陈安修深深觉得未来儿媳妇人选应该不用他太操心了,此期间,镇上有人办了暑期轮滑班,父子两个都去凑了热闹,陈安修天生运动细胞发达,吨吨也不错,两人有事没事就约着去人少山道上滑两圈,是那些人里进步神速。
 
     大半个月暑假时间就这么很过去了,七月底时候,陈安修给吨吨收拾东西,章时年亲自送吨吨去北京,那里,他要搭乘去洛杉矶飞机,一个人也是第一次踏上去美国行程。
 
     作者有话要说:中午补充完毕<
 
第187章
 
    “盐水虾一盘油泼比管鱼一盘。”马上就到下午两点了店里的客人还剩不多,陈安修洗把手把刚出锅的两盘菜端出来,冒冒跟着三爷爷在门口摆水果摊子脑袋上扣着一顶小草帽手里抱着个桃子,肉呼呼的小身板,不怎么很老实地坐在偌大的一个玉米蒲团上。
 
     晴朗的天空中有飞机经过陈安修抬头看过去,章时年打回来电话说吨吨的飞机是今天下午一点的这个时间也该起飞了吧?爸妈说他心狠,吨吨今年才多大,就忍心把他一个人丢美国去。
 
     陈妈妈抱着几床新缝好的被套过来,准备套新做好的被子,看他傻站在院子中间,脸上也没个笑模样地说,“后悔了吧,早让你陪着一起去,你不听。”
 
     陈安修收回目光,笑笑说,“吨吨是去看章家二老,怎么也算是他爷爷奶奶,又不是闯龙潭虎穴,我去不去都一样。”
 
     “你就嘴硬吧,人都走了,我也不说你了。”心思越重,越是装地跟个没事儿人一样,陈妈妈反过来安慰他,“总归也就一个月,很快就回来了。”
 
     “行,我知道了,妈,你赶紧忙你去吧。”
 
     冒冒听到他爸爸的声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三爷爷赶紧丢下手中正在称的桃子,从后面扶住他的腰。
 
     “冒冒乖乖地跟着三太爷卖桃子,待会忙完,爸爸带你回家。”
 
     冒冒听懂了又一屁股坐了回去。
 
     章时年去了北京,当天赶不回来,楼南一家有事也下山去了,吨吨也不在,陈安修就带着冒冒两个人在山上住着也没意思,和季家二老商量了一下,四个人决定回陈家村住两晚上。
 
     季家二老住陈安修原先的房间,陈妈都换了新的床单被套,陈安修带着冒冒去前邻和三爷爷挤挤,最近有人送了陈爸爸两只小黄雀,晚饭后常有人上门喝茶看鸟的,他们里面的很多人都认识老爷子,知道这是陈家的亲戚,就拉着一起说话,陈妈妈和老太太抱着冒冒在里屋说话。
 
     陈安修带着手灯到菜窖里挑了个大西瓜抱上来,菜窖在地底下,即使这大夏天的,里面也很阴凉,放在这里面的西瓜不用冰箱冰镇,也是凉丝丝的,他在院子水龙头下将西瓜洗了。
 
     旁边喝茶的人见他洗着的西瓜说,“安修,你家这西瓜可长得真不小,我看这个怎么也要小二十斤啊。”
 
     另一个人说,“我看还多,二十五斤差不多,让我掂掂。”
 
     说到这西瓜,大家也不喝茶了,都围过来猜重量,家里有磅秤,就放在屋檐下,陈爸爸抱着西瓜往磅秤上一放,陈安修打着手灯一看,差不多二十二斤,大家都知道河边沙地上种出来的西瓜又沙又甜,不过像陈家西瓜各个个头都这么大的,也不是很常见,西瓜已经自然熟透了,切的时候,刀尖刚进去一点,西瓜就从中间脆生生裂开了,陈安修给院子里的众人留了一大半,自己端了一小半给礼物的陈妈妈他们送过去了。
 
     屋里的电视从吃饭的时候开着,这时也没关,陈安修窝在沙发上啃西瓜,挑了个抗战的片子盯着看了一会,夸张又一面倒的剧情看得人昏昏欲睡,中途章时年打了电话回来,那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环境不算嘈杂,但听着不太像在家里。
 
     果然就听章时年说,“在外面和几个朋友聚聚。”
 
     陈安修没有追问他行程细节的喜好,只说,“别喝太多酒,早点回去。”
 
     章时年在那边很轻地笑了一声,“我听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手机音质太好的原因,那低醇的声音拂过耳际一样,撩拨地心里有点痒痒的。
 
     “你什么时候回来?”
 
     “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大概会在北京待一周。”
 
     “恩,我知道了。”一周不算长,也不算短,这是在国内,有时候章时年出国的话,一个多月见不到人是常事。
 
     陈安修又问了一些吨吨的事情,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就听到那边有道妩媚清甜的女声说,“章先生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大家在房间里等您呢。”
 
     陈安修语气不改地笑道,“原来章先生这么忙,那你先忙着,咱们有事改天再说。”说完之后还礼貌地道声再见才挂断电话的,他没有千里眼,所以也不会看到那个女人在看到章时年手中拿着电话时瞬间苍白的脸色,她知道自己犯忌讳了,今天包间里众人是何等身份,她心里是有个大概的,但凡是攀上任何一个,哪怕只做个情人,也是求之不得的麻雀变凤凰的机会,但这位章先生待人异常冷淡,没人能近身,她还以为这次追出来是个机会。
 
     章时年的神色很冷淡,并不理会怔愣在当场妆容精致的女人,转身回房,里面是几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好久没见了,这次难得都在北京,就约着一道出来了,他们都多少听过章时年和一个年轻男孩子的传闻,听说还带回家见父母了,但是没亲眼见过,总觉得这事太过离奇,见他出去许久,这时才回来,就打趣他,“怎么,老朋友出来聚会,家里的人电话追踪了?”
 
     章时年笑笑,重新落座,“让你们见笑,怕他在家担心,我打电话主动报备。”
 
     他说的稀松平常,可是给其他人扔了个炸弹,炸地人神经都快错乱了,在他们的概念中,男人在外面应酬一下太正常了,就算有那么几个需要报备的,也不会公开承认,这位的家里还是个男人,这态度……忒大方了点。错乱之后,大家反应过来,纷纷表示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见见那位,绝对的高人,英勇强悍,驯夫有术。
 
     还在绿岛的陈安修完全不知道,他温和善良的名声就这么被章时年一句话毁灭殆尽了,当然在他不久之后,第一次参加章时年朋友间聚会,对上那些敬佩又赞叹的目光他也完全没有理解其中的深意,还暗自得意自己脾气和善,人又长得特别帅,所以人见人爱。
 
     陈妈妈抱着昏昏欲睡的冒冒从里屋出来,看陈安修交叠着腿坐在沙发上要笑不笑的,“刚才和谁打电话呢,怎么这个怪样子?”
 
     陈安修揉揉僵直的嘴角,跳起来问,“冒冒是不是困了?”
 
     “刚才看到外面好像打闪,别待会下雨,你喊着三爷爷早点回去睡吧。去你三爷爷家里,别让你三爷爷动手,自己收拾收拾。”
 
     “这个我知道,妈。”陈安修把颇有分量的小胖子接过来,到了院子里,很清楚地就能听到闷闷的雷声,天上一点星光都没有,其他人见此也准备散了,大街上的路灯亮到十点,这会还开着,陈安修也没带手电筒,一手抱着冒冒,一手搀着三爷爷往家走。
 
     到家三爷爷先开了门,摸索着又开了灯,“把冒冒放到毯子上。”
 
     三爷爷一个人住,炕上的东西很少,就一个枕头,一床毯子和一床夏凉被。
 
     外面的雨还没下,但已经起风了,风还很大,呼地就把没关严实的屋门就吹开了,陈安修从太阳能里接了些热水过来,先让三爷爷洗洗手脚,他自己去柜子里抱了些被子和枕头出来,这些东西春秋里都是陈妈妈帮着拆洗的,有些还是陈安修给放的,所以他很清楚东西在哪里。
 
     三爷爷洗完,陈安修把水倒掉,自己去浴室洗把脸,把院门锁上,房门和窗子从里面关好。回去的时候,三爷爷正拿着床绸子被面叠了叠给冒冒垫在脑袋下面当枕头,陈安修知道三爷爷很疼吨吨和冒冒这两个孩子,两个孩子满月的时候,他都送了长命锁和小手镯,冒冒这么胖,他腿脚又不方便,还有事没事的背着抱着。
 
     “三爷爷,我关灯,咱早点睡吧,冒冒天天在眼前,什么时候看不行?”
 
     三爷爷给冒冒拉拉袖子和裤脚,“咱这冒冒脾气就算是好的,不像别的孩子稍不顺心就哭闹。我今天带着他在外面卖桃子,他都没到处去。”
 
     “他倒是想去,他会走吗?”摇摇摆摆的,比企鹅都走得慢,“等他长大了,你要是不烦他,我就让他跟着天天跟着你,等他结婚了,你也跟着他一起住。”
 
     “那敢情好,就怕没活不到那个岁数。”
 
     “二十来年,也没多久。说着说着就到了,我也是你看大的,说着说着这不也三十了。”
 
     “说的也是,关灯吧,壮壮,早点睡,明天也不轻松。”
 
     陈安修躺下的时候就听到外面的雨开始下了,起初很小,夹在风里都听不太出来,后来大了点,夏天下雨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谁也没想到这次的雨会下地这么大,连着下了两天一夜,河流和水库的水都漫过来了。陈家村位于山坳里,本来地势就低,下雨容易存水,这下更好了,街道上的水都齐膝盖深了,别说车子,人出去都困难。<
 
第 188 章
 
    一旦有了泄洪口村子里的积水说退也退地很快,原本躲在屋里的人看到外面的水开始退了都端着盆子拿着扫把把屋里和院子里的水扫出来沟沟坎坎里还有些没被水冲走的鱼,大家这会也没心思抓了。不过章时年和陈安修牵着手从街上走过还是收获了不少人的好奇目光,特别是陈安修全身湿哒哒,一边走还一边滴水,好不狼狈。
 
     看他们马上就要转个弯,看不见人了村书记陈孝礼从口袋里掏根烟出来拉着陈天雨到一边说话,“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