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少数知道安修文化底子不错的人

作者: admin 分类: 六合跑狗图网址娱乐 发布时间: 2018-09-14 17:24
须有绝对的速度,才能攻其不备。
 
     “另外枪的话,能不用就不用。”先不说环境嘈杂,容易伤到无辜的人,神枪手也不敢保证自己一枪不脱靶,退一万步说,就算开枪没伤到路人,顺利的救出小舅,如果落到懂行人的眼中,又是一场不大不小的麻烦。
 
     陆江远目光中露出些欣慰的神色。
 
     吴东在一旁听完,说道,“你和陆总想到一块去了,陆总也是担心这些,前两天才一直没动手。”
 
     “先吃早饭吧,开了一夜的车,你也累了。”
 
     陈安修又观察了一下附近的地形,“陆叔,从窗子那里攻进去的任务交给我。”
 
     陆江远刚要反对,就听外面有人说了一句,“不行。”
 
     陈安修转头看到进来的人竟然是秦明峻,后面跟着的人是罗平,“你们两个怎么一起过来了?”
 
     罗平在秦明峻的背后对陈安修无声地做个夸张的哭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遇到鬼烦人厌的这位,明明昨天的时候还没见这人的。
 
     秦明峻像是有所察觉一样,微微侧身,罗平立刻恢复成站礀挺拔,面无表情的样子,这熟悉的相处情形让陈安修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安修,不介绍一下吗?”对于突然多出来的这位,陆江远心里有些微的不满,他不喜欢别人的擅做主张,而在此之前季方南并没有知会他会有这么个人到来。
 
     现在也不是聚会时间,陈安修就简单地帮他们三个互通了姓名,简单交待两句各自的身份。
 
     罗平是纯粹抱着执行任务的心来的,对别人的身份并没有兴趣,不过意外遇到陈安修,他单纯地觉得很高兴。
 
     至于秦明峻,他当然是知道陆江远是谁的,而陆江远虽然没见过秦明峻,但听说他姓秦,又从鸀岛纪家来,对他的背景来历也心中了然。
 
     吴东买的早餐很多,招呼大家一起吃,不过秦明峻和罗平都是吃过早饭来的,陈安修也没什么胃口,但想着待会还要保持体力,就端了碗豆腐脑,抓了肉饼,罗平抓了肉饼也往他身边凑,陈安修见秦明峻独在一边,就扔了他素馅包子给他,秦明峻看了看,没拒绝,选了他离着他们不远的位置做下来。
 
     罗平暗暗地拐了陈安修一肘子,意在嫌弃他多事。从以前就这样,每次全队的人合伙起来跟秦明峻闹地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们队长就去充当和事老,如果不是相处时间长了,深知他嘴硬心软的脾气,还真以为他要攀着秦明峻往上爬。
 
     吃过早饭,陈安修又到床上休息了一会,行动的时间定在九点半到十点之间,这个时间段该上学的上学了,该上班的上班了,小区里人流相对较少。
 
     这个时候想睡也睡不着,陈安修摸摸怀里章时年给他的那把枪,他这段日子一直随身带着,虽然枪对他来说已经没什么实质性的用处了。
 
     电闪雷鸣的夜晚,没有边际的海面,脸上,手上的血,怎么洗都洗不掉,陈安修抱着头,死死地埋在床铺上。他陷在过往的思绪里,没注意到有人推门进来。
 
     来人轻叹一声,陈安修察觉到了,立刻抬起头,一夜没睡,眼中红血丝遍布,一瞬间的杀意,嗜血一样的眼神,“你进来做什么,滚出去。”
 
     “只有我明白你的痛苦,章时年他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才是最合适的,你为什么不试试看?”他伸手去摸陈安修的头发,被后者一把甩开。
 
     陈安修从床上跳下来,唇角勾出浓重讽刺的笑意,“合适?我们哪里合适?你问问你自己,你真的舍得放弃一切和我在一起吗?如果你真有那么喜欢我,你为什么不在回鸀岛的第一时间来找我?但是那个时候你在哪里,你忙着在纪家站稳脚跟好获得纪家上下的支持吧?算了,秦明峻,你或许对我有那么点喜欢,但我对你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而我,对你从来就没有过类似的感情,你敢说我们这样的两个人是最合适的?”
 
     秦明峻怔了怔,然后说,“原来你心里什么都明白。”
 
     陈安修默认,如果秦明峻不在此刻招惹他,他会将这些话一辈子烂在肚子里,“我要准备行动了,那里面有我很重要的人。”
 
     秦明峻一把拉住他,“你不能去,那里的人都有枪,你根本无法开枪了。”陈安修退役的原因别人不知道,他作为曾经的直接上级,还是知道一些的。
 
     “我必须去。我不能将那个人的性命交到别<><>
 
     <>
 
第175章
 
    “壮壮醒了吗?”林长宁在厨房里煮粥看到陆江远从楼上下来,便开口问了一句。
 
     “还睡着呢我看他睡得熟也没喊他,让他再睡一会吧前天晚上从鸀岛过来赶了一夜,昨天跟着忙了一天也没空休息。”
 
     林长宁点点头,表示听到了周姐还没回来,陆江远的手艺他早就领教过,现在少不得他要亲自动手。
 
     “认识你这些年,第一次见你下厨。”陆江远进来厨房,手指刚碰到林长宁的肩膀,就被后者不动声色地侧身躲过去了他的手落了空。
 
     林长宁目光微微闪了一下,虽然那天晚上刚一见面就神使鬼差地上了床,但分开这些年,他还是无法很坦然的接受陆江远的随时随地的亲密行为。
 
     陆江远了解地笑笑,把手放下来。
 
     林长宁掀开锅盖,把洗好的红枣,葡萄干和核桃仁等一堆东西放进去搅了搅,首先打破沉默说,“季君严那边怎么样了?”
 
     陆江远的目光沉了沉,“问他做什么?”昨天在旧公寓里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了,如果没有壮壮及时的那一枪,现在躺在医院里甚至可能永远都不回来的人就可能是长宁,以前他虽然和吴东说过不用管季君严,但是他没报警,就代表着一切就都还有转圜的余地,但一想到昨天壮壮和长宁经历的那些,他就有撕碎季君严的冲动。
 
     “我主要担心季家会因为这事对壮壮有意见。”昨天在医院里看季君严抱着季方南哭成那样,季方南看样子也颇有些动容,就怕他们把季君严受枪伤的事情归结到壮壮这边。
 
     “壮壮又没卖给季家,他们要是对壮壮有意见,我还不想让壮壮在他们家受委屈呢。壮壮又不是离开季家活不了。”
 
     林长宁舀出个空碗,打两个鸡蛋进去,“你这都是气话。他和章时年经历那么多事,好不容易走到一起,没必要为了一个季君严分开。”
 
     陆江远帮他把袋子里的西红蜀舀到水龙头底下洗,“端看章时年怎么做了。”那人算是有分寸的,只是家里的这些事情不比外面,想要完全摒弃感情的因素是不可能的,“季家两位老人也都是明理的,老太太那边问题不大,她再宽厚,也不可能真的忘记季老三和秦家是怎么联手伤害章时年的,就怕老爷子年纪大了,对儿孙免不得要心软。”
 
     “老人年纪大了,是这样的。”
 
     林长宁倒油炒鸡蛋,陆江远切西红蜀,两人的配合还算默契,“昨天见你给美国那边打电话,是不是准备这两天走?”
 
     “本来这次回去,最主要是参加一个会议的,不过已经耽搁了,我准备多留两天,看看事情发展的后续。实验室那边需要的数据,我已经发给艾玛了,她知道该怎么做。”
 
     “她倒是很关心你,你失踪的这几天,我都不记得她打了多少次电话过来了。”
 
     林长宁翻翻锅子里的菜,笑瞥他,“我们共事已经有十几年了,感情一向不错,你还想问什么?”
 
     陆江远笑笑说,“想问的太多了……”
 
     陈安修洗漱完毕,一身米色运动打扮神色轻快地从楼上跑下来,看到两个爸爸还在厨房里忙活,从桌上捏在根油条叼在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爸爸,陆叔,我出去跑两圈,睡了一晚上,睡得骨头都散了。”
 
     陆江远回头说,“早点回来,饭马上就好了。”
 
     陈安修大力地挥挥手。
 
     陆江远笑骂了一句,“这臭小子,今天看起来精神真不错。”
 
     “昨天的时候看着脸色有点不对。”特别是昨天开完那一枪,壮壮的脸色比受伤的顾泉还难看。说不上那是什么表情,有一瞬间,他以为壮壮在哭,但当壮壮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却什么都没有。
 
     “可能他也是被吓到了。”陆江远没看到那场景。
 
     “也许是。”
 
     秦明峻循着陆江远指定的路线来到小区里运动场的时候,陈安修还在跑,他的速度很快,起跑,加速,冲刺,一次又一次,拉链的卫衣已经被他甩在一边,身上仅着的那件短袖t恤已经半汗透了,额头,下巴,脖子和手臂上迎着阳光,都是晶莹的汗水。
 
     秦明峻就这么看着看着,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在部队的那段岁月,那时候的陈安修比这还要年轻很多,眉眼灵动,神采飞扬,永远不知道屈服是什么,性子是没经历过磨难,只有幸福的孩子才拥有的开朗,他当时也是幼稚了,处处针对这人,看他一次次被打趴下,又一次次站起来,看他一天天蜕变成长,从一个还略带稚气的少年成长为一个坚毅合格的军人,这个人是他亲手一点点打造出来的,每次想到这些,都有种莫名的自豪感,训练中这人虽然硬气的很,生活中心却意外的很软。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心动的,似乎就这么渐渐的,渐渐的,移不开目光了。但最终毁掉这人的也是自己。五年前,这人执意申请退役,他知道什么原因,曾经试图也挽留过,他跟上面要了报考军校的名额,他是少数知道安修文化底子不错的人,本想着等这人上了军校,总有一天还有共事的机会,但这人还是坚持离开了,什么都没要。也许从那个时候起,两个人就没有所谓的开始和未来了。
 
     陈安修双手撑在膝盖上停下来,大喘几口气,汗滴划过额头又滴在红色的跑道上,接连高强度的运动带给身体的是极度疲累过后的舒爽,外套口袋里的电话铃声响起,他走过去,将电话勾出来,脸上自然地有了些柔和的神色,“上班了。”
 
     秦明峻猜测应该是章时年。
 
     “过程?当然顺利了,想我这么英明神武,出手不凡,一旦出手,必定马到成功啊。”仗着别人没在现场,牛皮怎么吹都可以。
 
     “哦,这么厉害?”章时年进了办公室门,把外套交给跟着进来的阿joe。
 
     “这是肯定的。”陈安修的声音微微一转,“就是季君严肩上受了枪伤,你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的事情你不用管,我来处理就行。听说昨天你和陆先生说,让秦明峻和你一起进去的?”
 
     “是啊,他的身手我很清楚,没多少人可以比他做得更好。”
 
     章时年翻翻刚送过来的几分新的资料,“你倒是真相信他。”
 
     陈安修放慢脚步在跑道旁边走走,“章先生,咱家最近的菜都是凉拌的吗?”醋味这么大。
 
     章时年被他气笑了。
 
     笑了就好,管他是气笑的,还是乐笑的,“你放心,我大概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并肩作战,曾经无数次的交付过彼此的性命,他从很早之前就知道秦明峻是一个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人,可是在战斗上,他一直是个值得信赖的战友,这两种品性并不矛盾。只有共同经历过生死的人,才能明白那种无条件付出的信任和彼此一个眼神就能明白的默契,这人是在长期的训练和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